2017注册送白菜

庆祝空军成立60周年美术作品研讨会纪实(中)

  ●尚辉:骆根兴老师比较全面地评介了我们空军创作队伍的情况,深入到每个画家的创作面貌,尤其我特别感慨的就是,谈到了我们五六十年代版画家宋彦圣、王金旭老师,今天能再次看到他们的作品感到非常温馨。

  ●田克盛:我转业离开空军多年了,这一次由于界山的邀请,我就来了。我是1960年代最早的一批从美院毕业的学生来加入空军创作队伍的,在空军干了20多年,我出去25年以后,再回来参加这样隆重的展览,很高兴。第二个是参加这个展览很振奋,感觉空军创作队伍新的一代的确是起来了。空军需要强大,我们空军美术队伍也需要强大。还有就是空军作为将来战争当中的地位是相当强大的,所以空军一定要发展起来,所以这一次看到空军节的系列活动,具体到我们这个展览,看了以后,我很兴奋。一个是创作队伍扩大了,另外人员素质大大提高了。刚才我一边看展览,我一边想,我们那个年代,空军30多年的时候,各个军中都有创作组,组合起来出本画册,我不客气讲现在看是有比较业余的。但今天看了这个展览以后,我觉得空军的画已经到了很高的专业水平,所以我作为一个空军的老人也很高兴,也祝愿大家在创作的道路上发展得越来越好。

  ●许向群:我说三点强烈的感受,一个是可以看到空军60年来美术的变化,从无到有,从历史长线上,从美术作品上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些变化。第二个方面,也可以看到反映空军发展的面貌上有很多优秀的作品,空军的特点表现得非常的突出。空军的美术创作队伍的创作方式或者是方法和他们深入生活的创作态度上,也做得比较好,所以我感触比较深的,尤其是在去年汶川地震的时候,王界山写了一篇《前线采访录》,我看了,非常了受感动,空军在深入生活,为兵服务方面的确是走在很多单位的前列,坚持得比较好,下去的次数比较多,这是第二个特点。第三个特点,空军的各级领导重视关心文艺创作,组织上比较健全,力度比较大。就像空军的美术书法创作,无论是出版画册,举办展览,应该说还是比较频繁的,在每次节日的时候,都有相应的活动;另外围绕中心工作下了很大的力气,由于组织得力,在中国还是比较有影响的。

  ●苗再新:最突出的感受还是那几条,一个就是空军的领导对美术创作,包括书法的创作是相当重视的,确实说明了空军的领导是高瞻远瞩的,空军是很有文化的。实际上不光是美术,空军在整个文艺界,在全国都很有影响的,包括《江姐》一系列的作品,影响非常大,所以空军领导对文艺方面的重视,对书法发展上也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第二点王界山同志抓美术创作确实下了很大力气,他组织的艺术活动水准比较高,影响都比较大,我们一定要好好地向空军学习。

  ●孙浩:我觉得一个人年轻时候,最早接触部队的生活,它会决定一辈子。我现在老是想,原来我画画也是画空军,可现在不敢画,因为看空军发展太快。我觉得空军应该是可以表现非常当代、非常现代、非常好的一些题材。我当时没画好,现在应该寄希望于将来能画得更好。

  ●邢俊勤:空军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兵种,尤其是这次的60周年庆典,我注意到空军搞的国际论坛,这是在所有的兵种当中没有的,那么我们空军美术创作的步伐和思路还可以进一步打开。作为美术,作为文化,应该是更超前的思考,更须思考未来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虽然我现在离开空军调到了军事博物馆工作,但是空军题材和空军的这种经历,和这一段的重要的体验,都是我未来创作当中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我还会继续画空军。

  ●尚辉:空军的创作题材和发展本身具有现代性和当代性,我们的美术创作也要跟上现代性和当代性,空军这次举办国际军事论坛,我们空军是不是也可以做一个美术论坛,引领先进的军事文化。

  ●邵亚川:从家里来的路上我就想,如果我画空军会怎么画?脑子里就俩字——浪漫。空军是一个很浪漫的军种,我又想到了空军创作室主任韩静霆和副主任王界山都是很浪漫的领导,又想到创作室有很多的女画家……我可能带着这么一种印象来看展览,发现真是有一些浪漫的作品,我觉得这个可能更符合空军的创作。我想可能这个军种本身它就是很浪漫的,加上这些人物,加上这些画,我觉得我也被带入了浪漫的境界,也产生了一些浪漫的情怀。我觉得还是挺有特点的,所以我希望空军创作出更多更浪漫更优秀的作品。

  ●孙立新:空军画家的作品,非常有生气和活力,所以说通过生活里边的挖掘、提炼能够找到一些语言,能够找到自己的一些主题,表达创作的构思。虽然画的都是我们经常见到的一些东西,但是经过提炼和加工,有些作品给我们带来的美好感受难以忘怀。 

  ●尚辉:我们在强调深入生活的同时,美术创作有的时候还要稍稍的远离一点生活,所谓远离生活就需要生活对艺术的认识的提高和升华,所以我觉得原生态的东西并不等于照搬,我们确实应该找更浪漫的海军老大哥谈谈。海军的展览是做了好多次,空军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大展,我觉得海军的隋自更可以谈更多的东西。    

  ●隋自更:首先,我代表海军美术工作者向空军的同行们表示祝贺。今天,我就想起一句老话,叫“比学赶帮超”,海军的美术工作者,从我这个角度我和界山做的是一样的工作,都是海军美术工作具体的组织者,或者说策划者也好。海军的美术工作者都非常关注仅隔着一条马路的空军同行们的创作活动。“比学赶帮超”,第一个是比,比就是比较,看了以后,空军的美术同行他们画了什么,怎么画的,他们的展览是怎么搞的,做了一个比较。我看了以后就很有感慨,海军已经搞了九届展览,它有连续性,我就想空军的整个美术工作,要从历史发展来看的话,都是一样的。我总觉得也应该有一个,比如说叫蓝天画展,如果说当年也这么一届一届办起来,我觉得绝对不会比“万里海疆”画展差。这两支队伍从数量上,包括从创作能力、艺术水准等等,没有太大差距,甚至我还觉得,咱们空军在某些方面比海军要强。我发现你们受过院校培养的、科班毕业的要比我们海军要多得多,这一点随着不断地发展,它会显现出来,它有一个后劲,有一个持续发展的力量,它的基础比海军要好。

  ●尚辉:隋自更先生谈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这一次我们研讨会的一个闪光之处,就是空军和海军可以联合起来,不要互相比高低,而要联手做大型的展览。我们今天的画种之间的界限在不断的模糊,在不断的消除它们的界限,空军和海军是很难分开的,一个是在空中飞行的飞行器,一个是在海中的舰艇,在形象的对比上本身就很有意义。

  ●陈钰铭:作为我们部队画家来说,一直盼望各单位有自己的展览,这个空军整体展览让大家有一个新的面貌,我觉得这对空军、对全军都是很大的一个事情。因为过去海军“万里海疆”画展,我们去参加了很多次。这一次我们空军完整了,而且我们空军的实力也非常强,在全军树立起来了,这是非常值得宣传和庆贺的事情。我觉得空军历来在大事情上冲锋在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去年地震发生后,无论到哪个地方,都与空军有关系,运送救灾物资,空降兵都与空军密不可分。界山带的这支队伍是非常有激情的,很有状态的,所敢于率先进入震区。我觉得空军的创作题材非常大,也非常多,而且在我们生活里面,我们看到的,想到的,都跟空军离不了,所以大家在一块谈论现代化,一个海军,一个空军。这一次阅兵大家谈论最多也是空军,人们关注的也是空军了,所以作为画家来说,希望空军的美术能更多的反映空军的作品,能更多出现更有震撼力的东西。刚才隋自更建议非常好,空军和海军将来可以联合办展览,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空军和海军是很有表现实力的东西。

  ●郭兴华:第一点,我看了展览以后,感觉阵容强大,有一些好的作品,我们没有全部拿到这个展览上表现,但是也基本上反映了空军美术的面貌。第二个,从作品的内容、内涵来讲,也是比较丰富多彩的,既有反映军事传统画的题材,又有反映当代军事生活的;从作品形式来看,形式多样,既有老前辈画家的传统绘画语言,还有中青年画家,他们的作品反映了在新形式语言的探索,我们能看到他们的不懈努力,包括一些岩彩画,有了新的语言上的突破,在这次展览当中都能看出。空军老中青三代的画家,老一代从绘画语言上来讲,是给中青年做出了表率,中青年艺术家在新形式语言的探索上,做出了不懈的努力,让我们感到了蓬勃之势。再有一个,从总政宣传部的领导、空军领导,到我们美术界的各级领导都高度重视创作,这充分说明各级领导从地方到军队,对空军美术的关注、支持。

  第二点,目前空军美术书法创作,出现这样的良好局面,是由于空军各级领导的重视,已经形成的良好的组织制度,形成了美术创作、人才培养到组织展览,组织活动都体现出一种秩序性。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正是因为我们美术书法家,创作群体的实力,吸引了领导能够给予我们极大的支持,包括空军成立了美术书法研究院,也是得到了空军各方面的支持。我想作为全军美术来讲,空军美术和书法走在了全军美术的前列,给全军美术做了一个很好的表率作用。

  第三点,领军人物的角度来谈空军美术创作的未来。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到一个群体,如果没有一个领军人物,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群体是不会有大的发展。空军的美术领军人物就是王界山,他这几年来领导大家勤奋工作,使空军的美术有着长足的发展。他使大家都在积极的研究着美术的学术问题,营造一种健康的学术氛围,为使空军美术书法走得更深,走得更远他竭尽全力。这种领军人物的作用,也使大家团结一心,形成了拳头的力量。比如说我们在国家重大的灾难面前,王界山副主任带领着空军的美术家,在第一时间参加抗震救灾,走在了抗震救灾的第一线。